那時,從事設計工作以前,總是有大把大把的時間不知道去做什么,索性找各種各樣的閑事把時間填滿。無意間接觸繪畫后一度被其吸引,曾一頭扎進畫室,無廢寢也忘食,第一次感受到盡有時間不夠用的時候。后來順流踏入設計行業,從起初的助理開始在枯燥的繪圖和工地里摸爬滾打,隨著年頭越來越長,時間也變的越來越少,有時候連吃飯的時候都拿著手機瀏覽著各大設計名家的作品抄襲下飯?赡芎芏嗳硕紩J為這才是對工作的熱愛和對行業的執著,我也樂此不疲的把生活過的滿滿當當,早已模糊了生活與工作的關系。被市場、商業、利益所逐使,把爾虞我詐、欲望膨脹、虛偽包裝等設計行業的污濁通通裝載進了我的生活,最后還大言不慚的說“我是設計師”,更別提“自慚形穢”了。



2004年/夏


那段,浮躁的心態已經將自己壓的透不過氣,悶熱的天氣也如同當時的心情一樣,憋著一場大雨不放。一個人來到美術館,不屑的走過一幅幅色彩斑斕的畫作,突然一副空白的畫面出現在我眼前,仔細端倪,白色的畫布細膩柔軟,畫布的編織感透過白色畫劑隱約可見,原本平整的畫面通過畫劑的堆砌技法,讓視覺慢慢被擠壓,褶皺橫在整個畫幅中形成了一道鴻溝將完整的畫面分隔。此刻外面暴雨聲如同山洪一般頃刻占據了美術館的每個角落,我對著那幅空白畫面就像一面鏡子,把浮躁赤裸裸的照了出來,然后被大雨沖掉。最后僅存的是自知,一個不被資本控制的自知,突然意識到自己做了那么多年的設計原來是“被設計”。



皮耶羅 曼佐尼(Piero Manzoni)的《Achrome》



《Achrome》的細節



這陣,除了每天的設計工作,我將生活里加入了健身、閱讀,還盡可能的給自己每天空余一個小時,放空自己。有意識的開始為自己的工作留白、生活留白、作品留白。每天全心的健身兩個小時,閱讀一個小時,工作數小時,最后無心的放空一個小時。慢慢的我看懂了中國國畫中的“留白”美,明白了密斯的金科玉律“少即是多”,體會到了好的生活,好的設計能夠幫助我們馴服復雜,不是單純的讓事情變得簡單,而是去管理復雜。中國傳統文化中老子的思想是“無”,當然“虛無”并不是沒有,而是追求無為以達到有為;道家認為只有“空”才能證明“實”,他們反對一切裝飾性器物,認為奇技淫巧會使人失去本性。當然在當下社會中必要的美化和裝飾還是有悅人悅己之用,只是看我們如何取之悅之而已。



2016年/春


近期設計作品

武侯祠美術館


武侯祠美術館


《玉潤珠圓》展覽



《留的青山在》展覽


《虔》展覽


楊曉陽畫室



楊曉陽畫室



碧草園


永陵博物館


漢禾


懿庭



彌紅續經方盒



彌紅合十茶包



彌紅梵鐘罐


設計留白

在建筑設計中,更多的留白是留給大自然的陽光和呼吸;

在工裝設計中,更多的留白是留給經營者的理想和大眾的夢想;

在家居設計中,更多的留白是留給晨昏日夕的光陰,生活氣息的儲存,情感苦樂的空間;

在產品設計中,更多的留白是留給消費者的認知時間,產品自身的藝術表達和升級空間。


撰文:張凱鋒


原創文章,歡迎分享,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ZHANG KAI FENG Architectural Designco.,ltd Sitemap 蜀ICP備16018146號 Back to Top
双面盘1.999的彩票网